书架灰C.D

宝钻、法扎、DC,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圈er
人不在圈里,人不好产粮,介乎触与渣之间
做个光荣的催更者:)

肯特先生和韦恩先生(5~9)

5.
“这是一个非常恶毒古老的时效性的魔法,”扎塔拉小姐说,“不到咒术规定的时间不会解开。”
“在这段时间内,属于兔子的意识会不断侵蚀布鲁斯身为人的意识,如果他挺住了,万事大吉;但是如果他没有……”
那他就永远是一只兔子了。
肯特先生摸着睡死过去的韦恩先生的长耳朵,眼神有些飘忽。
扎塔拉小姐突然有些恐惧,恐惧这双藏在黑框眼镜后的,深不见底的蓝眼睛。
  
  
  
6.
肯特先生带韦恩先生去中国出公差,抱着韦恩先生找(ya)素(ma)材(lu)的时候,韦恩先生的甜甜牙看上了路边一家叫“双皮奶”的小店。
软软绵绵的半固体很容易就沾上了小垂耳兔的绒毛,三瓣嘴一动它就在胡须上一颤一颤的,这让韦恩先生看起来像一朵沾了奶油的巧克力云。肯特先生有点管不住自己了,毕竟在学会双脚离地以前,他也是一个有“飞上天尝一口云朵是什么味儿”的浪漫梦想的男孩儿。
好想舔一口啊,他想。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然后他听见一阵意味不明的尖叫:
“居然连兔宝宝都不放过!流氓!”
“猥亵幼兔现场!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动物保护协会已介入,是否存在猥亵动物事实?”
肯特先生有点儿懵,他觉得自己每个字都听懂但是每句话都听不懂。而韦恩先生冷漠地一脚把空碗蹬到了他脸上。

7.
韦恩先生最近很沉默。不是一贯蝙蝠侠式的“I am observing you”的沉默,而是那些安静的小型哺乳类式的,温驯的沉默。
肯特先生有些忐忑,他喊韦恩先生的名字,韦恩先生仰起脸来看着他。阳光洒在他的绒毛上,有些不晓人事的顺从意味。肯特先生特别惶急地掐了一把韦恩先生的小屁股,韦恩先生的目光顿时拨云散雾地凶狠起来,给了他一记窝心脚。但是随后他有些懵了似的,又顺势蹭了蹭肯特先生的胸膛。
肯特先生抱起韦恩先生冲进了扎塔拉小姐的店,感觉有一朵挟雷走电的乌云把他的心脏裹得密不透风。扎塔拉小姐把韦恩先生接过去的时候,他恐惧得一阵头晕目眩,像一个没出息地要被自己的胸衣累死的中世纪妇人。
永远作为一只兔子活下去,这对一个高贵的灵魂是一种怎么样的折辱……肯特先生抱着头,为他当初那点见不得人的窃喜无地自容。
扎塔拉小姐把肯特先生放回肯特先生怀里,他接过来,茫然无措地看着她。
“还有三天,相信布鲁斯。”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
肯特先生无意识地点点头,把韦恩先生又抱紧了几分。

8.
第一天,肯特先生抱着韦恩先生把哥谭走了个遍。
第二天,肯特先生请韦恩先生在瞭望塔吃了一顿太空蔬菜。
第三天,肯特先生带韦恩先生回了斯莫维尔。
肯特先生在玉米地中央放了一张藤椅,用披风把肯特先生和自己圈起来。刚收割过的玉米杆把月亮高高地举起来,送上中天。
半梦半醒间,肯特先生想起那个古老的东方传说。他想,布鲁斯可不能到月亮上去,他又不会飞,而且那上面又冷,又光秃秃的,万一受了委屈怎么办?他搂着熟睡的韦恩先生,小小的温热的躯体一只手掌就能拢住,慢吞吞地一起一伏。细软的绒毛搔着他的掌心,一下一下。
肯特先生的心一下就安静了。他又想,去了也没事,我会飞啊,我可以把他带回来,或者假如他想在月亮上度假,我也能把它倒饬得舒服点儿……

9.
太阳升起来了,韦恩先生也变回来了。
他蜷缩着卧在肯特先生怀里,头靠着肯特先生的肩膀,两条长腿委委屈屈地尽力折起来,像个孩子。
肯特先生安静地看着他,朝阳的金色光晕和披风环抱着他们,把他们溶成一体。

fin.

兽化梗结束(⁎⁍̴̛ᴗ⁍̴̛⁎)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