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灰C.D

宝钻、法扎、DC,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圈er
人不在圈里,人不好产粮,介乎触与渣之间
做个光荣的催更者:)

一个银魂同好致银神党的大佬们

先道一句占tag抱歉。
银魂十余载,每一个角色和他们之间的羁绊对于我们来说,都美好如同星海之璀璨。也许各人各有所好,但是相同的是对“银魂”这个世界的热爱。我们虽然有的重口有的小清新有的属性不明,说到底还是一家人,爱着同一样东西。
cp多样性在银魂这样的群像漫画里是很正常的东西,每个人看到的萌点不一样也很正常,所以我虽然不吃银神,但是并没有想撕的意思——当它不是刷屏而是正常出现的时候。
是的,刷屏。优酷上的银魂新一季已经泛滥了。个人看着十分不适,而且也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但是党外人说话毕竟不管什么用还可能被撕,所以这里想郑重地拜托诸位大佬们劝一劝过于兴奋的姑娘们,顺便科普一下新日常并不是tv原创请那位喊着“这是tv原创银神拒绝打脸”的姑娘注意一下。
个人觉得看银魂的时候日常篇没有弹幕会像少了点什么x优酷又没有开发屏蔽词,所以真的非常难受_(:з」∠)_
真的真的,拜托了,谢谢。

等待(10.10生贺,含佐鸣)

不、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他不属于我,他们不属于我,但故事属于我qwq

——————————————————————————————————

罗得里亚是亚平宁半岛上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临近亚得里亚海,五月份的中纬度阳光跟绒绿色的田野在一马平川上奔跑小跳,零星几粒红顶或黑顶的民房牵着一线低矮的漆木栅栏落在散步的牛羊旁。

在来自亚得里亚的海风最眷顾的地方,有一栋红顶白墙的农舍,手臂似的栅栏环住一片海潮似的玉米田。农舍旁的木牌被画了一只咧着嘴巴大笑的青蛙,上面写着:

漩涡农场。

农舍后有一条羊肠小径,农场的年轻主人戴着一顶草帽,慢悠悠地顺着它穿过两片并肩的菜畦。左边种着三排番茄,右边种了两排白菜一排菠菜。青年从左边摘了五个大个儿的红番茄,在右边拔了两颗大白菜,丢进背后的竹筐里,打算等会儿打火锅用。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漫天苍然巨朵在蓝海里巡游,一片瑰奇的影子就在大地上游走。像是一座白色的罗马城倒吊在了半空。

一颗水灵灵的太阳在云里半睡不醒。

漩涡鸣人笑笑,正了正头顶的草帽,一双明亮而愉快的蓝眼睛在帽檐的阴影里灵活地一闪。

他推开农舍的门走进去,玄关处摆了两双拖鞋,铺着蓝黑格子桌布的餐桌上放着果盘和两只茶杯。他拎着竹筐往厨房走。

蔬果进了厨房,这里面就不是他的领地了。他拎着一把干草叉走出农舍,顺手从门后取下一条白毛巾搭在赤裸的肩膀上,上后院去准备点儿“贿金”。隔了一会儿他抱着一捆干草小心翼翼地推开了仓库的大门,那里面雍容地站着一头漂亮的花母牛。

“嘿,凯莉,”鸣人一手压着草帽,一手抱着干草(上面还放了几束刚采的铃兰,鸣人的屋子旁边到处都是这种白色的小花),局促地往里走了两步,“给点儿奶呗?”

他蹭过去放下干草,讨好地试图摸一摸母牛健硕的脊背。

凯莉冷漠地喷了一个鼻息。她鼻子上的环晃动了一下,冰冷的金属色的弧光充满威慑力地一闪。

可怜的农场主忙不迭地蹲下来给她铺草料。

凯莉是鸣人亲手接生的小母牛,从她湿漉漉地伏在母牛身后的干草堆上懵懂地抬头向他望时,他就像照顾自己的妹妹一样悉心地照顾她。凯莉爱鸣人,这是毫无疑问的,没有谁能在被漩涡鸣人的蓝眼睛温柔地注视的时候守住心灵的壁垒。才刚学会跑动没多久,凯莉就为了“保护鸣人”,像一头怒发冲冠的小公牛一样撞飞了一个“欺负鸣人的人”。

后来她发现,鸣人似乎特别喜欢那个男人“欺负”自己,不久以后还把他的行李搬进了漩涡农舍——她求过鸣人那么多次他都没让她进去!——她要提供的牛奶也变成了两人份。


于是凯莉小姐出离愤怒了。

十几分钟以后鸣人顶着一个不轻不重的牛蹄印,拎着一桶牛奶从仓库里跑出来。

“谢谢你咯,凯莉!”他大笑着冲里面挥动手臂,然后讪讪地摸了摸脸上的红印子。

凯莉还是不喜欢佐助啊……青年金色的眉毛忧愁地扭在一起。这可麻烦了。

里头的小母牛依旧是喷一声鼻息,脑袋上戴着一顶手工粗糙的铃兰花环,几滴露水从花筒里坠到她的鼻尖儿上。

满堂白云翻卷。一阵风从东北方穿过整个罗得里亚。

风里微茫的海的腥气缠绕在玉米田里,绿色的潮水拍打土黄色和红顶白身子的礁石,呼啦啦,呼啦啦。他眦目远眺,一片连绵的青黛色的山从潮水的顶上露了个脑袋,像是正在奔袭的远浪。它们哗啦啦轰隆隆地大声喧唱,欢天喜地地要把整个世界卷进它们的狂欢里去。

鸣人按住胸口。他血管里奔涌的欣喜,和天地潮骚狂欢的愿望,在这一分钟微妙地同调了——正如他就是这天地的一部分。

他清晰地听见无边无际的音乐。

鸣人平日的生活里并不特别需要音乐,但大自然本身一定充满着音乐的需要。

他把装牛奶的桶放下来,用肩上的毛巾擦了擦汗。

云的影子从他身上掠过去。

潮骚之中有另一阵细微的逆行的骚动。高大的玉米秆摇晃着,被一只手分开来。一个黑发青年扶着挂满东西的自行车,从里面走出来。太阳在他漆黑的虹膜上印了一块光斑。

“佐助!”鸣人一下儿丢下毛巾,咧开嘴笑了。他摁着帽子,蓝眼睛里有两点星光。

fin.

“平日的生活里……音乐的需要”出自三岛由纪夫《潮骚》。

鸣人,生日快乐:)


黑泥

给原博主打call!说得十分在理!
身上长了烂肉不给挖了还是咋地?烂文虽然是一个偏主观的评价它确实有客观标准在啊。
在那下面逼逼原博不是的只怕自己就是烂到骨子里还不肯承认的一员吧,所以看到别人一针见血就跟被踩了尾巴似的。
也不看看评论区有没有人跟你一样,呵呵哒。

大呲花:

冷圈
遍地拉踩的冷圈
遍地拉踩还OOC的冷圈
遍地拉踩还OOC还有萝莉自我感觉良好的冷圈


拜托有些萝莉太太写文的时候,想想他们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王子,言谈举止,待人接物,都经过了几千年的锻炼,不说写得多么高端,起码把他们写得像成年人,好吗。


就算是AU,也请不要抓住人物的某个特点无限放大,甚至这个特点还是你自己脑补出来的。痴汉妻奴、无下限兄控or弟控or妹控、无脑护崽、恋爱脑……这些都很败好感!


具体说说雷点:


第一、FF里痴汉芬熊倒贴费费。或者自怨自艾的芬熊对月流泪。


第二、MF里一方追求另一方,被后者的家人疯狂集体围攻。同理三白。


拜托,多大的精了,谈个恋爱,家人都跟失了智一样攻击孩子的对象,就差把对方套麻袋乱棍打死了。有病的哦?要是原著背景还能牵强地解释成罗密欧与朱丽叶,可是都变成平常世界的AU了,还搞这套就很别扭。


或许有些作者想展现家族团结,但是把他们塑造得盲目排外,甚至仇视外界,并不能表现这一家子相亲相爱,只会让人觉得他们神经病。


第三、AC里摊牌完全弱智被安姐牵着鼻子走。对对对安姐貌若天仙智商超群,但摊牌也不是个傻子好吗,毕竟人家后来创造了精灵三戒矮人七戒。


估计有人要说宝钻本来就冷到南极了,吐黑泥只会打击创作欲。那是你的想法。我尊重作者码字辛苦,从不去文下吐槽,把自己的想法总结提炼一下发出来,肯定有认同的,也有不认同的,大家和平讨论吧。


有创作欲是好事,但是当作者本身的水平阅历无法与自己试图塑造的东西达到同一高度时,简直就是灾难。


写作应带着敬畏心,就如惠特曼所言:“你要明白,你写的东西里没有一个特点是你身上没有的。如果你很恶毒或者俗气,你是掩饰不了的。如果你喜欢吃饭的时候有个仆役在你椅子后面侍候,这也会反映在你的作品里......你的心灵只要有一点毛病,都瞒不过你写的东西,不管你用什么花招、什么手段、什么办法。”

ios的备忘录画板有点好用诶hhh

p1p2是肉眼可见偏心的超蝠(……)大概是邪魅狂狷还有点欠揍的海妖老爷和凭借强大意志力控技住了自己的船长大超?

p3闪闪小天使!因为想看摘下面具后乱七八糟的头毛!(显然失败了x

我还是乖乖做个文手吧QAQ(这话说了多少遍了

妈耶夭寿
10月10号不仅是鸣人的生日而且是银时的生日
肝在隐隐作痛

让我死在这合唱里

那个“ja”太撩了

皇太子的高音太美了

合唱太基了,我的死茜官配立场都要动摇了。

Tod:我爱的真!的!是!他!妈!

虽然月刊版已经有过一个玩梗hin厉害的“薛定谔的土拨鼠”这种画手名

但是对于我而言……还是看到这个内心更加——

又惊又喜又想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顺说这画手的画er好看(废话




最后悄咪咪安利一波《科幻世界》,无论是译文版还是月刊都好棒——


孤独

“你是妖怪吗?”
的场静司抓着他的桃木弓,脑袋里嗡嗡作响。上一秒他还站在的场宅的后院,下一秒就被开阔地的晚风扑了满面。
他的脚下是一色青绿的长堤的斜坡,坡下笔直淌过一条渠河,黄昏的光把它烤得微醺。一个完全陌生的小镇。
出声的是个孩子,七岁上下,暖栗色的头发和眼睛,棕色的有些大了的运动服,抱着膝坐在堤上。他抬头望着他。
的场对孩子的身份顿时了然。
“为什么这么说?”他说,站在原地不动。
夏目垂下的手指抠着一块草皮:“你刚刚还不在那里。”他幅度很小地比划一下:“然后白光一闪,'卟'的一声,你就出现了。”
“卟”的一声。的场勾了一下嘴角,原来他还有这么活泼的时候吗。
男人象征性地问过话,却没有继续同他交谈的兴趣,他没有像孩子期待的那样坐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这么期待的,也许是出于孩子气的直觉,觉得这个妖怪先生其实并不像他的表情表现出来的那么阴沉可怕;也许是仅仅是类人的形象让他心生亲近——而是抬头看了一下天色,平静地说:“我要走了。”
“你要走了啊,”孩子说,“那……一路顺风?”夏目懊恼地把那片草皮攥紧掌心里,眼睛却迟迟不挪开。
夕阳在山,人影散乱。孩子孤身一人坐在堤上,不同旁人说话,也没有人对他说话。没有人叫他回家。
的场静司垂着手,想起了少年微笑时柔软的唇角。
夏目在他三步远的地方坐着。
请留下来吧,那孩子似乎这么说。又或许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安静地,牢牢地盯着他。用那双好像玻璃工坊的冷却室里微微发热的棕褐色玻璃的,柔和的眼睛。
请再想想吧,请同我坐一会儿吧。
西天的浓焰一笔烧尽了白天,金色向上爬,紫罗兰色从另一端晕染开,洇进了远山的黛色里。倦鸟归林,云卷风起。
男人站了良久。他微垂着头,终于缴械投降。
他放下手里的弓,在草堤上坐下来。然后一把抱起男孩,让他坐在自己怀里。夏目窝在他的胸膛和双臂之间,手指紧紧抓着的场的和服外套。某一瞬间的惊慌让他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幼猫,愣愣地等着被顺毛。
“摸摸毛,吓不着。”的场静司脑袋里转着奇怪的句子,用下巴抵住孩子柔软的发顶,把夏目裹进自己的外套里。他不知道该怎么同小孩说话,只能抱着他。小孩子软软香香的,教他错觉是抱了一朵含苞的大百合。
夏目往他怀里缩了缩。柔嫩的草叶被折断,湿润的清气绕着棉布衣摆升上来,在他鼻子前开了一朵花,伸出同样柔嫩的小触角,挠红了孩子的脸。
真暖和啊,他小心翼翼地想。
落日兀自熊熊地燃着,被烟紫的天推进了泛着微光的地平线。一天要结束了。
“要是能留下就好了。”夏目轻声说,旋即为自己的冒昧再一次懊恼地红了脸。他抿着嘴巴惩罚自己不再说话。
肋下的什么地方好像有一根弦打了死结,孩子的话一出口它就轻轻一扯。的场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波澜变色的眼睛。他想起那个青松一样的少年。
他可能栽了。
于是男人捧起男孩的下巴,笨拙地亲吻他的额头。那时候的微风把誓言一字不落地灌进孤单的男孩耳朵里。
他说:“我会回来的,我会找到你。”
“不要忘记我,夏目贵志。”
夏目仰着头,看到那只温凉的黑眸,看到漫天醉紫拖了一尾虾子红。
他跌坐下来,手边只有一张温度尚存的桃木弓。

fin.

肋下的比喻出自《简 · 爱》
给qy的成人生贺,存档一发。

占tag抱歉
寻tong找ji一个晋江id为装兔子抓狗的太太
催更!!!!!!
火烧雨!!!!!!!!!!

唔虽然应该先谢谢喜欢,但觉得还是要说一下——
碰到喜欢的图文最好还是不要转载为主吧,按按小蓝手就可以了呀
转载的话……不太妥,这里又不是空间或微博微信,lo主也不是公众号x
可能各个人认知不同,但是刚入lof的时候姬友是告诉过我,这样不太好的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