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灰C.D

宝钻、法扎、DC,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圈er
人不在圈里,人不好产粮,介乎触与渣之间
做个光荣的催更者:)

冬至贺文-槿荣

  嗨呀好气艾特不了,那个谁谁谁我知道你看得到
爱你,傻逼,强吻梗替你写了
———————————————————————————

冬至大过年。过了几年资本主义生活的社会主义好青年唐湫槿显然没有忘记今天该做什么。
  她把羊肉放进副驾驶,发动了车子。华灯满街像是一瞬间的事,轰轰烈烈急急忙忙,把这个暖烘烘的冬夜烤得松软舒适,还记得它的意义的离人怀揣一颗归心似箭。
  湫槿被堵在一盏绿灯下,前面那个不知名的梦游司机闪电附身一样超越人类极限地慢条斯理往前蹭。湫槿看一眼手表,又看一眼,耐着性子喝了一口水。
  年年至日长为客,忽忽穷愁泥杀人。
  这句诗曾在漫天鸟语中张牙舞爪地撞进她的心窝,捅出一地凝不住的鲜血。穷?当然,孑然一身守在异乡的冷灶旁守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佳节,那一天她穷得只剩一颗心。甜酒入口,苦涩难咽。
  但是今年是不一样的,她想。
  那辆车干脆停下了。
  湫槿女侠的铁砂掌砸在喇叭上,怒火万丈地跳下车,马尾“啪”的一声好险没把车顶拍凹了去。
  ***,还有人在家里等我呢!
  女侠风风火火地闯到“闪电号”车前窗,敲了两下正要开口放炮,就惊异看见里头影影绰绰一对儿小情侣正吻的天雷勾动地火。
  还!有!没!有!王!法!
  前 · FFF团高阶火系大魔导师果断地掏出手机拨了两个电话,一个给交警,一个给她的电话本第一顺位。
  “黎荣?”她拔高了声音,在广大吃瓜群众的强势围观下戳在窗前气势十足地叉着腰:“我在XX路第X个红绿灯,来接我!”
  电话线那头的声音依旧是一派温和无奈好脾气:“好,我先把甜酒温上。”
  黎荣没有让湫槿等多久。冬夜细雨迷蒙如秦淮笼纱,湫槿抱着手臂靠在自己的车上数路灯,数到第七十一个的时候黎荣踩着单车穿过这飘落的纱幔蓦然入眼,向她扬起一个微润的微笑。
  众目睽睽,他有些局促地给她搭上一件外套,把伞撑开牢牢罩在湫槿头顶,靠近了轻声数落:“怎么下雨了也不知道躲一躲,感冒了可别又哭着说难受。”
  湫槿觉得自己大概是说感冒就感冒了,脸上像喝甜酒上头似的微微发烧。青年的短发平时多少有点乱,被雨雾罩了一路乖顺地趴下来,搭在温柔的褐色的眼睛上,水色胧胧。眼睛里端端正正装了一个发愣的唐湫槿。
  挺窝心。
  她于是嘿嘿笑了两声,揪着黎荣的衬衫领子豪情万丈地亲了上去。
  放开从头红到脚当机成小灵通张着嘴不知道喘气的男朋友,湫槿女侠更加豪情万丈地一挥手:“傻小子,回家吃饭!管这傻逼司机干什么,今晚打边炉打到你流鼻血哦。”
  黎荣红彤彤站在原地看着湫槿把车停到路边,低下头嘴角翘得厉害。那姑娘登登登跑过来一撩衣摆坐在自行车后座,搂住了他的腰。
  “我们回家吃饭。”他笑着说。
  
  
  fin.

评论(1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