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灰C.D

宝钻、法扎、DC,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圈er
人不在圈里,人不好产粮,介乎触与渣之间
做个光荣的催更者:)

来自阿姐的脑洞。

懒得再打一次就这样吧爱你么么哒

Tarsy's Case:

据说叫休息室痴汉。

假装能@书架灰C.D




查斯特显然是累了,脑袋挤在麦克一低头就能看到的肩窝,黑色的夹克领子里支出一截苍白得病态的脖颈。淡青色的静脉乖顺地蜇伏成一痕影子,但是麦克知道这只是一个假象——当主人放开喉咙用全身的力气嘶吼而歌的时候,它们会像春日的蛇纠集盘踞,在发红的颈子的表层,颤动虬结,像夏日的闪电。金属离子高速旋转出宏观时才存在的尖利棱角,奔腾于稠密的毛细管网,刮擦得它们热烈地泵动。我们的血管流着金属!唱歌的人的每一个细胞都这么叫喊,他在聚光灯下奔跑,奔跑太阳的轨迹。




炯炯其神,灼灼其华。




怎么有人能这么美好呢,被歌者枕着的人想。

麦克信田扶着查斯特的侧脑和肩膀,把睡着的人放到腿上,俯下身吻上他的侧颈:“好梦,Chaz。”



评论

热度(4)

  1. 书架灰C.DTarsy's Case 转载了此文字
    懒得再打一次就这样吧爱你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