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灰C.D

宝钻、法扎、DC,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圈er
人不在圈里,人不好产粮,介乎触与渣之间
做个光荣的催更者:)

这是汤圆第一次主动靠近楼下那群以一当千气吞山河的猫儿,驻守在三级台阶上的两只母猫弓着背窝在那儿,模糊的夜色里像一褐一黄两只紧绷的毛球,随时可以暴起糊人一脸爪子和猫叫。汤圆以战马一般耿直的身姿岿然不动地立在三米开外的台阶上,任我怎么劝说牵扯都不肯后退半步,她看似若有所思实则一脑懵逼地嗅着猫儿们喉咙深处的咕噜声,大概以为是热水烧开了,从毛孔深处散发出一股子不谙世事的天真的坚持,俗称二愣子:“宝宝要和她们窝窝手好旁友!”
我是已经快炸锅了,亲爱的蠢狗啊,找旁友要看天时地利动物和的好不啦,你以为老猫儿那一声百转千回婉转幽扬的呜咽是在给你唱游园惊梦吗,再不走人家要打烂,呃,抓烂你了好不啦,你个战五渣。
她还盯着猫看,像个浇了铁汁儿的水泥桩子。笨。
一方的千军万马的敌视,一方是千军万马的二愣子,三四米见方的小空间风起云涌暗流莫测,鸡同鸭讲。
好嘛。
仿佛看见了一蓝一黑两个紧身衣男孩儿。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