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灰C.D

宝钻、法扎、DC,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圈er
人不在圈里,人不好产粮,介乎触与渣之间
做个光荣的催更者:)

麒麟与剑


借用部分斗罗背景,与原著剧情无关。这是一篇塞满神经质脑洞与典故的伪•同人文。耽美,清水向,层主是个一本正经的人(?)嗯。中篇吧如果更完。
—————————————————————————————
楔子.
此世为诸神之黄昏。
芸杂神明自尘世如繁星归天的时代已经逝去,在年轻的世界的时间之河上游沉默成一座水底的荒芜要塞。山峦倾颓,洪水沃城,大地早已在时间的齿轮吱呀倾轧下失去了原来的模样。传说被掩埋,歌谣被忘怀,只有先知为终结的老时代留下一句骊歌,为新的时代埋下旁白的韵脚。
“此世为诸神之黄昏。”他说,
“神灵无迹,教英雄成名。”


壹.

天元伊始,有独一之昊天上帝,至上之神。生于混沌,吐息以成雾化雨,作川泽;斫肤以造大陆,有山石沟壑;其发发为草木禝谷,成地产。又剜目,左为日,右为月,血为星辰,莹莹耀世。
及世将成,取项上之链掷之。各色珍石凡砂,化鸟兽人鱼落入世间。
——《昊天教义 • 元始》

宁祺来自七宝琉璃,唐乐来自昊天教。
七宝琉璃在淮下江南,昊天总坛在塞上燕山。
七宝琉璃据荆城经商屯富,隐逸避政;昊天教遥控京城翻云覆雨,只手遮天。
——八杆子打不着的俩二货,到底是怎么搅到一块儿去的?
“翘家联盟罢了。”唐乐说。
“联甚盟,这方面你得叫我师父,我翘家的时候你还在吃脚丫呢。”宁祺说,“逃出去又跑回来的路痴。”
“我不路痴。三十级还能平地摔的人不要说话。”唐乐平静地说。
简单来说就是,人生第一次翘家的唐乐在燕山九盘栈上,捡到了睡在雪里的宁祺。
之后当宁祺重新睁开眼时,看到的就是瞪着暖炉发呆的唐乐。少年拿手肘拄着膝盖,仿佛那炉火是什么絮叨的活物一般,专注地瞪着。半晌他转过脸来,问:“你是来朝圣的吗?”
“不是。”宁祺打了个喷嚏,向他伸出手,笑着说:“我是来找你的,陌生的朋友。”
一直沉默的炉火噼啪了一声,那光越过唐乐的肩头映入宁祺的眼底,淹没在金光里。一个少年披着银发卷着裘被,一个少年束着黑发穿着薄衣;一个少年笑得莫测,一个少年没有表情。
这一天,唐乐十五岁,宁祺十五岁零三百六十四天。
“能别光瞪着我么,拉我一把我冻僵了。”
“……你智障啊?”

唐乐,又名唐十七,昊天教第十一代教皇的第十七子。他的下面还有五个妹妹,十三个弟弟。
武魂是中规中矩的昊天剑,十四岁晋级魂尊,天分并不平凡也不能说惊艳;排名不前不后,母亲是普通的世族闺秀,不受宠也不讨嫌;性格更是内敛寡言如一杯白开水。这样一个丢到三十五个孩子里毫不打眼的儿子,对于日理万机的教皇而言,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呢?
“一个锦衣玉食的透明人。”宁祺总结道。精辟,但是欠揍。他盘膝坐在矮几前,毫无自觉地剥了一颗圣白果送进口中,就着唐乐略宽的衣袖擦了擦指尖的汁液。觉得被反客为主又发不出脾气,唐乐奉送一记连辅助系也能轻松扛下的肘击,拿走宁祺捻起的又一颗圣白果,不置可否。
宁祺干脆吮着食指不吃了,向后靠在被烘烤得暖软的圆枕上看着唐乐漆黑的后脑勺。他说:“这么好的先天条件,干嘛不溜啊?”
唐乐顿了一下,反问:“你到底是来这儿干什么的?”
“找你啊。”
又是这句。
宁祺不信教,当然不可能是来朝圣的。闭塞如唐乐,都知道七宝琉璃宁家对神明兴趣缺缺。出于莫名的心态,唐乐把这异乡人收为贴身小厮,藏在宽大的号衣下躲过了燕山——燕九山——的自卫队的例行搜查。也许是渴望一个玩伴,也许是对与母亲同样出自江南的人的友善本能,也许……是这个奇怪少年的话戳中了他内心最不可告人的野望。
瑞脑里薄雾升腾,一时模糊了唐乐的神情。永宁香不是什么名贵的香,唯一的安神功效也在这嘈杂的寂静里成了助燃的柴火。
“我来帮你离开啊,唐乐。”
宁祺说。他披着厚而软的狐裘,半倚在圆枕上似笑非笑,银发金眸如同蛊惑人心的巫神。
“为什么不走呢,唐乐。”
“你知道你想走的,你不属于这里,唐乐。”
是的,是的,昊天教的第十七圣子唐乐,他是想离开的。离开终年积雪的燕九山,离开冰冷甚于燕九山的昊天教,离开十七圣子的黑袍。唐乐不属于这里。他想得快疯了。
唐乐背不下那些深奥的教义,受不了繁杂无谓的清规戒律,听不惯一句一跟的“赞美昊天。”他不像个圣子,更不像个信徒,倒像个叛逆的异教徒或是无神论者。有时候他看着镜子里披着圣子的暗云纹黑袍的人,觉得陌生可笑像个穿戏装的滑稽。提着长刀短匕一身利落的唐乐不在这里,他不属于这里。
他伪装了十几年,怎么就被一个刚见面的疯子识破了呢?
【为什么不走呢,唐乐。】这声音比那疯子还疯地在他脑海里打转,宛如惊涛骇浪里的一叶狂笑的芥帆。
宁祺坐起来撑着腮帮子,看着沉默成黑色雕像的唐乐。他脸上一派不谙世事的胸有成竹,微笑着说:“你想走,我就帮你啊,唐乐。”
“你想走吗,唐乐。”
“想啊。”
唐乐被蛊惑了似的,转过脸回答。他的黑发利落地束起,矮几上靠着一把长刀,一把短匕。

————————————————————
我不知道在写什么。qwq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