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灰C.D

宝钻、法扎、DC,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圈er
人不在圈里,人不好产粮,介乎触与渣之间
做个光荣的催更者:)

无题

更新随缘,记个邪教.

0.
黄昏逢魔时刻。
最新的战场情报铺在桌上:
“第四战场碧煞中校确认死亡,攘夷奇袭小队全军覆没,白夜叉下落不明。”
风起,云涌。

1.
隆冬时节,万梅山庄一夜炽烈。
西门吹雪执剑劈风。锋气直指之处,一人银发红眸,倚坐在地,头顶一枝红梅飒然带雪。
“你是何人。”
银发妖怪歪着脑袋看着他,笑了。

2.
血糊了左眼。坂田银时费力地聚焦瞳孔,懒洋洋的不想说话。
啥啊,都是人类,拿剑指着他也太不友好了吧。
阿银我可没力气再动手了喔。
左手脱臼,右手肌腱受伤,他为了砍掉那煞……碧煞的脑袋,勉强用撕下的衣摆把手和刀绑在了一起。没有及时止血,又让这数九寒冬的白毛风兜头一吹,这会儿只怕已经冻成了浑然一体的一块儿红宝石吧。
黑衣男人说了什么,他没听清,只看见那凛冰样的长剑稳稳的反光。耳朵里一窝苍蝇在飞。
他抬起下巴:“嘿,小哥,帮忙把我挪个地儿呗?
“阿银要……睡过去了……”
雪地一声闷响,冰晶飞扬。

3.
那把刀。
西门吹雪看着陌生人缚在右手的长刀。那只不能动弹的手在血红的布条下紧紧攥起,仿佛被铸在了柄上。
是把好刀。
他配得上。
男人收剑入鞘,将这天外来客扛起来,回屋。
风声犹飒飒。

4.
“为什么不吃药。”
“啊什么什么什么——”
“你,吃药。”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阿银完全听不懂啊小哥你是在说外星语吗——”
“……”
西门吹雪站在案旁,坂田银时坐在床上,鸡同鸭讲。
最后西门吹雪做了两件事。
第一件,他把药碗强塞进银时手里;
第二件,他毫无怜惜之意地一指戳在银时刚包扎好的伤口上。
“啊!!!!!!!!”

5.
从此之后银时不再管他叫恩人,叫他艾斯伯格社长。
西门吹雪则兀自给他起了个名字叫“银”。
听不懂没关系,跟养狗一个道理,叫着叫着就习惯了。

6.
银时还是不吃药。
十七八岁的大男孩像才三岁似的,在床上拧成一条缺水的泥鳅,宁死不从:“不吃!”
西门吹雪惦记着等他伤好要打一架,黑着脸就要动手,终于被闻风赶来的老管家制止。
老人悄悄递给他一包蜜饯,西门吹雪不可置信地盯了两眼,将信将疑地亮到银时面前。他指指药碗,又指指蜜饯。
银时整个人都亮了。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