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灰C.D

宝钻、法扎、DC,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圈er
人不在圈里,人不好产粮,介乎触与渣之间
做个光荣的催更者:)

沙漠王子与贫民窟少年的蒸汽朋克

金少年被囚于那件花样复杂的,象征身份的长袍中——白色的了无生气,像极了帝国的寿衣——走过街角时,他不安分的灵魂突然从头巾下向人世投出锐利的一瞥,风把他的kafiyeh卷起来,露出一双炯然如焰的蓝眼。

-
“这是我的国家。”漩涡鸣人说。他姿势倔强地站立,把手背在身后,夕阳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从大地上剪下来。
宇智波佐助望了他一眼,黑色的眼睛像两团凝固的风暴。
“那么,”他慢腾腾地掸着打了一个补丁的袖口,“您对您的国家一无所知。”
黑发少年站起来,一只手拎着他散开的沾满灰尘的头巾,背过身去:“快滚回你的皇宫去吧。”
“那就教教我吧,教教我,我的国家是什么样的。”
漩涡鸣人说,把一只手放在胸口,向他躬下身子:
“请让我看看,我的人民真正的生活。”
王子在黄昏的烟尘里,泪流满面。

-
“这是我的国家。”
金发青年将宇智波佐助一把从驾驶位上拉下来,神情前所未有地镇定。副官和几个警卫员低着头扭住宇智波佐助的手臂。宇智波佐助的嘴唇开始发抖,他挣扎着迸出一声愤怒的低吼:“滚下来,漩涡鸣人!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漩涡鸣人笑了:“我当然知道。”他把安全带扣在腰间,铁架将他紧紧箍在驾驶位上。青年面无表情地拉动操纵杆,一人半高的钢铁怪物从冷却管喷出两股白汽,像一座铁山拔地而起,开赴战场。青年把头探出来,向后望着宇智波佐助。
他说:“这是我的国家,所以我要为她去死——你明白的。
“这之后,请替我照顾好她吧,
“我亲爱的,同父异母的哥哥。”
漩涡鸣人最后笑了一下,他的蓝眼睛骤然锐利起来。王子大吼一声,开着他最后的坐骑冲向他的最后一场战役。
宇智波佐助笔直地站着。
“吾国不死——!!!”王子高高举起王旗。
宇智波佐助笔直地站着。
王子的身后是最后的三个游骑兵。他们越过战壕和尸山冲向敌方的指挥艇,第一个倒下了,接下来是第二个,第三个。王子只剩下他自己了。他的炮弹用完了,他抽出了马刀。
宇智波佐助笔直地站着。
王子冲进了那艘巨大的母艇,和这个庞然巨物相比他像一粒偶然被风吹进去的细沙。
他引爆了炸弹。
纯白的焰柱冲天而起,母艇发出一声哀鸣,颓然破碎。
宇智波佐助笔直地站着。
泪流满面。

#不写了滚#
#开学前最后一浪#
#寥寥三段尽洒狗血#
#不我不知道为什么鸣人要死#
#其实他消灭的只是敌人的先遣部队,这之后的侵略与反侵略战争又打了二十多年,反攻时宇智波佐助顺路荡平了周边几个当初先遣军到达时没来援助导致他们不得不孤军作战的酋长国,建立了一个酋长联合国#
#不接受“因为是刀所以差评”的差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