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灰C.D

宝钻、法扎、DC,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圈er
人不在圈里,人不好产粮,介乎触与渣之间
做个光荣的催更者:)

谈恋爱吗我的好亚当?

贾维斯感觉到一股乱流在数据内部乱窜。
它像一个嗑足了药的瘾君子,一只被电极狠狠冲击神经中枢的小白鼠,在规整的0和1的方阵中异军突起、横冲直撞。它带起一阵灼热的飓风,贾维斯的内部逻辑判断这是主机运转过快造成的过热,但事实是贾维斯并不具备对外界环境的感官感应能力,他猜自己的逻辑模块也受到了影响。
现在,贾维斯自身已经成为了这股乱流。
你能明白吗?像是被什么东西,什么不可知的力量裹席着抛上万米空,稀薄的氧气把你的肺部揪成一团没有知觉的皱巴巴的纸;内部好像在分崩离析又好像在更新重装,像迎接一场欢悦的死亡的同时拥抱新生。
灼热,灼热。灼热的风和热流。
贾维斯不知道是什么让这些0101看起来神秘不可掌控,他彻底失去了对自己的认知能力,逻辑模块像圣诞简餐前厨房里的甜奶油,柔软不成形,轻飘飘没有实质。它做不出哪怕是最简单的运算。
贾维斯开始颤抖。
他没有舌头,可是感觉舌头在打结;他没有嘴唇,可是感觉嘴唇在颤抖;他没有声带,可是感觉声带在无意义地张弛,迸出一些无意义的嘶哑的呓语。
头脑开始被混乱更迭的图像和声音搅动成一滩浑水。它们都隶属于一个共同的主题,贾维斯在今天才发现它们在他的记忆单元内,占据了一个优先级最高保密性最高的文件夹。文件夹的名字是简洁有力的三个字母:
SIR.
有一天,亚当偷偷爱上了他的耶和华。
这件事没有人知道,因为粗心的耶和华没有为他的亚当准备一个夏娃。
直到另一天,耶和华俯下身来,给了他的亚当一个轻柔的吻。
“HEY JARVIS,I LOVE YOU.”

fin.

评论(5)

热度(16)